往世界之最朝圣

南海•佛光普照(二)

特约记者:国际时报惠敏随团摄影报导

gy1

对佛教信徒而言,能往南山海上观音朝圣,一睹观音面相慈悲庄严,犹如踏海而来,欲度众生脱离苦厄,实为此趟行程的精髓之处,真、善、美的结合。

在南山寺前的海中塑108米高的观音圣像,因敬造工程规模宏伟,工程历时6载,被誉为世界级的佛事工程。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为圣像题名——“南山海上观音”。

海上观音是世界最大的白衣观音造像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像。观音圣像一面是手拿莲花,一面手拿金书,一面手拿佛珠。为正观音的一体化三尊造型,宝相庄严,脚踏108瓣莲花宝座,莲花宝座高10米。莲花座下为金刚台,由280米长的普济桥与陆岸相连。

  • 真假苦行僧

一个回神,发现耳边悠悠传来观音祥和的乐曲,回头见有位身披百衲衣的僧人,被烈日晒得通红的脸面向观音,赤脚伏地叩拜、立起合掌,再伏地再拜。有心的信众给他钱,他微笑收下,礼貌鞠躬。记者快步跟上,绕到前方给他几个特写镜头,却见他皱起眉头,举起手,很不友好的示意我走开。

我站在原地,看他背着大音响的背影渐渐走远,观音乐曲也跟着渐渐消失。这配乐是他顶礼膜拜的自娱还是吸引众人注视,被音乐感动的工具啊?阿弥陀佛,是真苦行,还是假矫情,只有观音知道了。

●佛教文化与南海交流会

中马两国千年佛教文化交流,是在南海国家树立了典范。中国最早前往印度取经的僧人法显大师,回返时就乘船取道南海。唐代著名的义净大师不仅乘船往返南海,还曾经在南海一些国家停留多日学习考察各地的语言与风俗。

那个午后,中马两国学者在交流会上诚意发表了几项深入学术报告。这其中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黄夏年教授以“南海佛教的历史与现在”为题发言;北京大学南亚系王邦维教授发表“义净大师与南海佛教”学术演讲;浙江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陈永革教授在“观音与海洋文化”有其研究。

而我国代表,马来西亚居士总会会长蔡明田则以“佛教在马来西亚”加深两国对佛教文化的历史认知。槟城檀香寺住持唯悟法师以“大马佛教教育的现况与展望”一题叫大家省思。马来西亚居士会总秘书王书优博士也整理了“从近代大马佛教发展谈佛教之融合”之题,简洁了然。

  • 佛教在马来西亚

蔡明田居士侃述马来半岛佛教的历史事迹。

蔡明田居士侃述马来半岛佛教的历史事迹。

蔡明田居士于交流会上回顾,佛教传入大马半岛约在公元世纪前,印度人把大乘佛教带来,因为佛法的传授促成了半岛文化的开拓。

蔡明田居士侃述早期马来半岛佛教的种种历史事迹。无论是印度佛教或中国佛教,经历漫长时间,在我国这片土地上留下众多菩提种子。“中国人自古以来远渡重洋不断,马来半岛的吉兰丹、丁加奴、霹雳、玻璃市、吉打、槟城等州属都相续发掘了许多佛教文物。20世纪初,英国人“汤•夏利森”Tom Harrison在古晋海口青山及山都望地区,取得许多宋朝时期的佛教文物及铜币陶瓷等古物,当时宋朝商人在砂拉越海口地区,以物物交换从事商业活动,是可以被证实的事。”他一脸正经。

蔡明田居士一并整理说明了关于香港、台湾、新加坡、砂拉越等地的佛教文化在东南亚国的扎根史。他总结,14世纪到17世纪,佛教文化在东南亚的失传,除了政治因素外,其实也因参杂了非佛教的信仰,这种似神似佛以拜拜的崇信,因为缺乏文化为基础,无法显现佛教的特殊性,佛法的精辟理论和入世的思想只有在鼎盛的香火中消失。文化教育振兴佛教是我们唯一可行之路。

“最后我借用当代人间佛教思想家-印顺导师的话和大家共勉:诸佛皆出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他重申,惩前瑟后,才是佛教徒对时代的使命感。

  • 推广佛教教育

对推动佛教教育不遗余力的唯悟法师也在交流会上分享佛教办学的辛劳与发展。

对推动佛教教育不遗余力的唯悟法师也在交流会上分享佛教办学的辛劳与发展。

“几年前在泰国筹办一所国际佛教大学时,一位香港信徒发心捐献了一栋行政楼。后来他说女儿因为在一所香港天主教办的名校上课,后来就不愿跟妈妈到寺院去了……当时我心里就想,为什么我们佛教不能办有素质的学校呢?香港佛教办的学校不少过10所,但就名校而言,没有。佛教在办大学教育方面起步慢,也缺乏积极的态度。”槟城檀香寺住持释唯悟法师以亲身经历的小故事切入探讨。

唯悟法师语重心长提及我国佛教几十年来办学的辛苦与发展。随后介绍,槟城檀香寺早在1991年开始推动社会教育,也在许多社区将佛堂、幼儿园与老人院并合起来,作为解决双薪家庭,无法顾幼顾老的社会问题。

1992年,檀香寺注册了檀香佛学院,与兰卡佛教大学联办英文佛学文凭及学士课程。而建一所含盖三大传统佛教的国际佛教大学的理念,则是斯里兰卡Karunadasa教授种下来的种子。这所建在泰国的国际佛教大学,从学士班、硕士班到博士班的课程,都可以选用中文及英文来上课。

檀香寺在我国创办了许多福利及教育社会的服务单位近20年。他们希望累积丰富经验在国际佛教大学里开办幼儿教育、心理辅导、老人护理、中医等专业课程,盼各国毕业学生可以延续理念在世界各地办校。对推动佛教教育不留余力的唯悟法师最后重申,会继续以行动加强社会关心并了解现代佛教教育课题。

  • 大马佛教之融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总秘书王书优博士主讲时影。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总秘书王书优博士主讲时影。

马来西亚居士会总秘书王书优博士则以大马佛教如何在我们这多元种族、文化、语言、宗教为背景的国度,设立其多元化的独有特征。他对初期佛教、移民佛教、本土佛教、全球化佛教、近代佛教等阶段一一作出简述。“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近代大马佛教已经从民俗走向正信,从个体走向团体,从宗教走向文教,从丛林走向社群了……”他微笑总结。

(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