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居士佛教發展現況與展望

IMG_7044

来自印尼的蔡镇伟博士。

印尼◆蔡鎮偉博士
二0一三年三月十七日

尊敬的諸位法師,尊敬的蔡明田林長,尊敬的諸山大德,尊敬的各位佳賓大家中午好,阿彌陀佛。

首先感謝蔡林長給予末學良機能参於馬來西亞佛教居士總会成立典禮並在居士佛教座談會上發表;

今天末學要跟大家共同學習的主題是” 世界居士佛教發展現况與展望

印尼佛教千年的衰退與復與

印度尼西亞又稱為努山打拉(NUSANTARA), NUSA就是島嶼或祖國, ANTARA就是在…之間,NUSANTARA 的意思是島嶼之間。祖國群島或印尼群島, 在這2億4千萬人口的美麗島嶼上蘊藏著多彩多姿的文化藝術,多元種族也是一個多元宗教的國家,所謂的多元化宗教就是在這美麗的群島上大家有權利選擇自已的宗教信仰,分別有回教、基督教、天主教、興都教(婆羅門教)、佛教、傳統信仰教、爪哇人間風俗信仰教(KEJAWEN)、道教(雖還未得到政府的承認)以及政府剛承認的孔教,在這多元化的宗教當中, 除了興都教、佛教在印尼,是個古老的宗教,經過千年的興盛、衰退又再復興的一個宗教。早在西元五世纪初,爪哇島上已有少數佛教徒,當時東晉高僧法顯大法師訪問該島時,婆羅門教或興都教已很盛行,而佛教還處于初始的階段,其后,經過二十多年,有比丘GUNAWARMAN在此弘法、譯经,佛教才正式傳入,到了七世纪,中國高僧義淨大法師在蘇門答臘島,巴領旁市逗留两年,弘法利生,印尼佛教教育開始興隆。

自七世纪到十一世纪的四百年間,是印尼佛教的鼎盛時期,全國上下都虔誠信仰佛教。當時全國有一千多位出家僧眾,随後到了佛教王國的沙伊連德拉王朝(SYAILENDRA)建立著名的佛教建築工程,婆羅浮屠(Borobudur)、曼達吐(Mendut)、卡拉森(Kalasan)  等佛塔,為全球大乘佛教最大最壯觀的聖地。此外密宗也在這個時期傳入印尼。

在西元一00六年,摩拉匹(MERAPI)火山爆發,在火山灰的堙没下,婆羅浮屠被世人遗忘了八百年之久,但也因而逃過回教傳入爪

位于印尼的浮罗佛屠佛塔是有名的佛教圣地之一。

位于印尼的浮罗佛屠佛塔是有名的佛教圣地之一。

哇时的劫難。自回教傳入印尼直到十九世纪間,印尼佛教可以說是處在停顿壯態中。 一直到一八一五年,由于婆羅浮屠的發現,印尼佛教才逐漸復。一九0二年,開始整修與重建工作,婆羅浮屠的光輝從一九一一年起,再度展現。

後來在體正長老的不斷努力下,弘法布教到各地許多鄉村,歸依三寶,從此印尼佛教有了新的發展,與此同時長老也成立了“印尼佛教會”有上座部,大乘顯密教三主要宗派的僧侶為代表,在體正長老的慈悲弘法下,影響到爪哇各地區村民們的信佛拜佛,末學幾次到中爪哇一帶,村子里参訪,到目前大部分的爪哇原住村民都是虔誠的佛教徒。

印尼佛教,到了六五年代印尼政府,规定不得使用華文,禁止華文教育,大乘佛教的傳播受到影響,誦讀華文佛經的人减少, 以印尼文和巴利文為佛教徒的主要語文。直到一九七0年代印尼政府放寬華文的禁令,從此漢傳佛教的 唱誦梵音、經典及佛曲開始用華文。

一九七0年代,印尼華裔的法師們從國外各地佛學院學成返國弘揚佛法,相繼成立寺院道場,舉辦各項法會,恭請國外各地的高僧大德為信衆佛法開示,通過佛教來弘揚佛法,提倡文化教育,培養人才,提高佛教徒的素質,服利社會活動,2003年首次舉辦世界佛教僧伽聯合大會,三百多位各宗派的僧伽們参於大會,促進僧伽的和諧交流,更促使印尼政府對佛教的認同,也受到社會人士重視及法喜。

這一系列的活動不能只靠出家法師們來做,也從中需要在家居士的協助和参於,因為居士與僧伽都是佛陀的世間弟子,雖有所不同,但卻都是推廣佛教事業發展壯大的重要力量。

在某一些事務是出家僧眾不方便做的,應由在家居士來辦,如籌款建設寺院,出家法師只能向廣大的信衆普及建設寺院的目標及重要性,而不能直接的向信衆們接納款,應有一套的管理系統, 透明化系统,因為經驗告訢我們財務是很敏感的,我們看到許多寺院住持和信眾鬧得不意快,有的居士為了不要吵,而自退,有的告到法庭,有的就自立門戶,誰是誰非,各有各的理由,有的住持要居士們做文藝弘法籌款晚會,在晚會還未進行,住持普及信眾所籌到的款一定要透明化,晚會一結束,五個多月後一張的報告表也沒向信徒們解釋,設想参於活動的信衆如何向其他捐助者報告?上述的事件時刻都發生在每個地方。所以居士們有的選擇不再参於寺院活動,希望佛教居士林不因上述因素而成立的。

在印尼,由 鄒麗英居士成立的印尼佛教總會(WALUBI) 但印尼文的翻譯應該是印尼佛教徒代表會(PERWAKILAN UMAT BUDDHA INDONESIA簡稱WALUBI) ,這總會的使命與責任是很有展望的。 除了做慈善活動、賑災議診、頒發獎學金、培養人才,而且融合了印尼佛教各宗脈,有小乘佛教理事會、大乘佛教理事會、三教佛教理事會、弥勤佛教理事會、真佛宗佛教理事會、日蓮真宗佛教理事會、密宗佛教理事會等佛教宗派,同心協力,為印尼的佛教聖業共謀發展。這組織類似佛教居士林,有居士來分配工作,而出家眾不参於,但這些僧團又跟印尼佛教僧伽聯合會(KASI) 的僧伽們不融合,而分成两派。

僧團亦須了解居士有雜、散、、鬆、亂、差之弱點,

-雜是指居士群的複雜,職業構成複雜,心理狀態複雜,人際關係複雜而行成居士心態比較複雜

-散是指分散,居士不像僧伽那樣,可以集中住一起,而居士是分散在四面八方

-鬆是指沒有約束

-亂是指迷亂,這些弱點,僧伽們如能好好的輔導,必成為優點。

居士是支撐佛教的重要支柱之一,居士的無私奉獻與艱苦努力,對佛教的恢復發展作出過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沒有他們,佛教的發展便會受到極大損失。尤其在佛教遭到強烈衝擊之後。

因此居士佛教的未來展望及佛教本身的未來發展必須僧團和居士們的共同合作,彼此的了解,居士佛教們能拿出一點慈悲喜捨的精神為佛教無私的作出奉献,不要把事業、名利混合在佛教聖業上,而法師們能自我約束我執,更不為名和利,勝與輸,這樣和諧的合作,相信佛教在這廿一世紀是佛教興盛的世紀,佛教才能更輝煌。佛光永照,利樂有情。社會更和諧。 衆所祈待。

感恩,阿彌陀佛。

祝愿:六時吉祥,人民安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