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愿无尽,自在光明

南海•佛光普照(完)

特约记者:国际时报惠敏随团摄影报导

qifu5

10月13日傍晚七时,我们走进深圳东部华侨城天机水剧场,被眼前一片挨山塞海,比肩叠迹的场面怔住。左边舞台荧幕上大大的“万众普佛供灯祈福大典”,现场一片隆重庄严。

  • 万众普佛供灯祈福大典

由深圳弘法寺举办的第六届万众祈福大典延续千僧祈福、10万人传灯,纪念本焕长老诞辰108周年之际,来自世界三qifu1大语系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的众多高僧大德同登一坛,共襄盛举。除了我国,祈福大典还有来自柬埔寨、老挝、斯里兰卡、泰国、澳大利亚、美国、韩国、香港、台湾等19个国家和中国各地的高僧大德登坛祈愿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本焕长老舍利亲临法会现场,接受瞻仰、供奉与礼拜。见舍利如见长老,为大家加持赐福,是万众祈福法会最为庄严的仪式。在绵延不绝的“南无消灾延寿药师佛”的佛号声中,近千名僧人手捧莲灯绕行,10万名信众将手中的莲灯依次传递,条条灯河最后集成灯海。传灯完毕后,法师带领信众共同举灯,庄严虔诚。愿每颗心灵将心中的光明传遍大千世界。

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大和尚上台致词,他热烈欢迎世界各国的高僧莅临万众祈福大典,汇聚万人善念,传播佛陀的慈悲大爱。

“不管是南传佛教、藏传佛教还是汉传佛教,都是继承佛陀的大行大愿,我们是来自同一棵菩提树的枝桠,不分彼此。我们每年因纪念本焕老和尚的诞辰相聚,将老和尚的怀念之心转化为我们修行的动力,以报答佛恩、国家恩、众生恩。他老人家终身奉行“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之愿行,三步一拜,跪拜五台,刺血写经,后蒙冤入狱,狱中22年,依然精进修持,随缘度众。出狱后兴复祖庭,建庙安僧,功德巍巍。”

印顺大和尚表示,本焕长老圆寂后,舍利无数,经过高温荼毗,顶骨、面颊骨、鼻腔骨、臂骨、腿骨都是完整的。中qifu6国各寺庙及泰国、柬埔寨王国都纷纷以最隆重的仪式迎请舍利永久供奉,澳大利亚、斯里兰卡、老挝、尼泊尔、印度等国也将相继与弘法寺商议迎请本焕老和尚舍利方案,恭请老和尚的舍利永久供奉。

近午夜才圆满结束的祈福大典,除了纪念本焕长老以身作则,从自己开始,汇聚人们心中的善念,进而改变小社会,影响大世界,也象征佛法代代相传,亘古不衰!

  • 本焕长老一生奇迹

在祈福大典上见证本焕长老无论生前或圆寂在佛教界举足轻重的地位,心里不禁好奇,如此德高望重的人,他一生一定经历了什么?小读了他的人生故事,脑海的答案唯有二字:奇迹。

本焕长老自1930年出家,布道20余国,皈依弟子200余万人,法嗣弟子近千人,实乃当之无愧之佛门泰斗。在漫长的修行过程中,他建立了自己一套禅学思想。因为感受到‘行’之难,在许多场合都在谈‘行’。“修行修行,要修更要行。不仅要修智慧,还要认真地行,行,行,行。”本焕长老一生都在‘行’,是他为人景仰的所在。

  • 升大官发大财?

最为旧人津津乐道,又让新人满腹疑惑的,应该是本焕长常会拿着扇子敲着信众的头,祝福对方:“升官,升大官;发财,发大财……”佛门不讲贪,何来发大财?曾经有人大胆发问,“长老,您祝愿我升大官发大财我很高兴,可您为啥会这样祝福我呢?”

“你未入佛门,是顺道来讨个吉利的,我将佛教的美好祝愿送达你!”长老回答。“佛教不是讲普渡众生吗?那您对我的要求太低了吧!”对方还是不解。“不然,佛教讲自度度人,你升的官越大,发的财越大,不就对国家的人民的贡献更大?”长老反问道。原来本焕长老是借用世人的美好愿望,将佛教的美好祝愿送达众生,方便法门行佛法之光。

  • 深圳弘法寺

法会第二天,我们起个大清早参访座落于仙湖植物园内,依山拾级而建20多年的深圳弘法寺。据悉,创始人即是本焕长老,08年则由印顺大和尚接任弘法寺第二代方丈,继续遵从本焕长老告诫,为社会兴办希望学校、建医院、修桥铺路、赈灾扶贫等。弘法寺作为宗教活动场所对公众开放多年,是深圳地区香火最为鼎盛、规模影响最大的佛教寺庙。

  • 过堂用餐

这是我们大家的第一次,过堂用餐。跟着僧众排班,整齐有序地进入斋堂,不再走动,安静严肃。桌上的大白碗摆在qifu11桌子外沿,筷子横放在碗前。敲钟后,全场僧众齐诵《供养偈》,初步行堂。

行堂的义工拿着装食物的桶和勺子,沿着桌子走来。过堂时端身正坐,脊背笔挺,双脚不能交义或翘起。僧众也不能说话,要用特定的手势对行堂的人表达自己的意思。

端饭碗时,拇指扣在碗边,其他四指平托碗底,古人称之为“龙含珠”。另只手持筷子夹起食物送人口中,动作要轻柔而稳当,古人称之为“凤答应”。关于稀饭、汤等流食,可以把碗端起来饮用,关于固体食物则不能把碗放到唇边扒拉着吃,一概运用筷子夹起来。

第二遍行堂时,如果僧众需要添加食物,就把碗向前移动,伸到桌子外沿附近,可用筷子或手指在碗里比划一下,标明需要添加食物的多少,不能浪费食物。吃完饭之后,将碗叠起,筷子垂直放在碗右侧。朗诵《结斋偈》后,大家再安静走出斋堂。

凡夫俗子如我们,观照力微小,常常忘失正念,过堂仪轨便是一种正念修行,在沉默寂静中会合精力,随时觉知自己在做什么和想什么。这顿斋堂饭啊,就是要我们体验学习在吃东西时提起正念,既不为喜爱的饮食而狂喜,也不为不喜爱的饮食而烦忧,尝一心满足和感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