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方便,接引众生,居士佛教的现代范式

 --香港佛教法住学会二十年工作简介

九龙  法住机构
黄罗辉居士

现代居士佛教经民国初年欧阳渐居士等人,站在大乘菩萨道的精神,提倡建立居士道场以弘扬佛法精义以来,时至今天,现代社会面对的文化挑战、与现代人心的沉溺,情况已更加严峻。居士佛教应如何再乘机运,发起弘愿,面对廿一世纪的挑战,开辟新时代的居士 佛教事业,以发出力量,扭转人心?今天欣逢古晋佛教居士林主办「世界居士佛教论坛」居士佛教面对廿一世纪的挑战盛会之期,本文谨就业师香港佛教法住学会会长霍韬晦教授,建立佛教法住学会所开创的弘法工作,以其无数方便,接引众生的事业,作一简要的阐述。

【 一、香港佛教法住学会缘起 】

霍韬晦教授於一九八二年在香港成立佛教法住学会,宗旨是推行佛教思想现代化,和应用佛教智慧安顿人生。为甚麽要推行佛教思想现代化?这是由於我们深感佛教已远远落后於时代,佛教的经典太古老了,它的语言跟现代人疏离,必须经过现代学术方法处理,同时将之置於现代各大思想的洪炉中锻炼,才能被现代人消化吸收。佛教是一个崇尚自力的宗教,也是一个重视思想义理的宗教,所以,首先,必须站在客观理解的立场,才能找到起动的力量,只有经过这一步努力以后,才能做到应用佛教智慧来安顿人生。佛教教人去除无明,深明生命存在的奥秘,含义至为深远。现代人的生命问题,正在於无明烦恼特多,生命迷惘,浑噩颠倒,已到了极严重的地步。西方文化全球化的发展,强调效益主义、功利主义、消费主义、制度主义,一直把人的生命愈引向外驰,而缺乏内在的反省,因而辗转沉沦。我们认为,佛教的智慧,在这荒乱的时代,可说是对症下药,问题是我们必须把这良方,用现代人可以接受的方式介绍出来,使众生蒙益。如何可能,这便要本乎大乘菩萨的精神,重入世间,接通理想与现实,以「无数方便,救度众生。(《法华经方便品》语),令佛教的理想,真正能在现代人的生命中落实,复活人心光明。法住学会没有政治背景,也没有财团作后盾,全凭会友的热诚与自身生命成长的真实体验来凝聚力量,二十多年来披荆斩棘,自觉奋勇承担,用自身的行动来见证理想。

 【 二、佛教思想现代化 】

1.  如实观和如实观的研究法

佛陀立教,一开始就教我们「如实观」,霍韬晦教授特别指出,佛教根本精神在此。在原始经典《阿含经》中,佛陀反覆开示其义。「如实观」含意甚深,初步说,从正面言,是尊重客观事实,从反面说,由於人主观上的障蔽而隔绝真理,所以佛教对人类无明的反省最为深切,人必须在长期的实践中逐步去除其主观上的局限,才能发现真实。因此如实观的教导,即蕴涵了对自我的局限性的反省,这一个态度是使佛教在教义的开展上得以保持活力的重要原因:它一方面尊重客观真理,一方面提升生命的主观境界,使实践者不断超越自我。为什麽佛教会有那么多的宗派体系?这一问题一如我们现在问:为什麽人类会有那麽多的文明?每一体系的成立都代表一个思想的进路,探求真理的人都知道:这亦即代表一个观察世界的座标;观点不同,座标各异,所以没有人可以独占真理。究竟世界是什麽?人生是什麽?必须经历千门万户才能窥见,这也是佛陀所说的「法」的奥秘。佛教法门广大,所以过去佛教历史,在如实观的精神之下,开出了无数宗派系统,每一系统都有价值,都对生命有启发,值得我们一一探讨。

客观上的真理世界开展,即是主体智慧的升进,两者互相增长,宗教的永恒生命便是由此形成。霍韬晦教授指出这是佛教的智慧,也就是佛教在过去二千五百年的时空中屡经验阻而仍然强韧的原因。可惜的是:佛教虽有这样的洞见,今天却似乎完全湮没了。一方面是 语言的隔阂,一方面是义理的发展中断,使佛教的智慧尘封在古老的典籍之中,无人知晓。 现实上,我们看到的佛教,大多只是一套仪轨,虽亦能引起信仰者的宗教情操,但在观念上却是无法消化,陈陈相因,即思想无法深入,精神境界无法提起,结果不是陷於迷信,就是 陷於形式主义,佛教在近代的没落,是有原因的。佛教内抱残守缺的时代过去了,只求个人福田的时代亦应过去了,宣扬迷信仪式的时代过去了,今后的世界文化是以理相见的文化。 佛教应如何迎接挑战?在法住学会二十多年的努力中,我看到了一个新的希望。

佛教要现代化,佛教思想首先要现代化。把「如实观」的智慧用於佛学研究,霍韬晦教授称之为「如实观的研究法」,开列出四个层次,分别是:一、「如语言文字之实」, 二、「如历史文化之实」,三、「如思想义理之实」,四、「如生命成长之实」(具体涵意请参看霍韬晦教授《现代佛学》,香港法住出版社),并身体力行,运用如实观的研究法, 翻新了许多佛教经典的精神面目,成果是卓著的。

盖自明、清二代以后,佛教衰落,我们空自拥有万卷古人拥有的藏经,但其涵义已与现代人疏远。这其中关连不但在文字古奥,更在无理解通路。本来,文字可以改译,佛经本来就是翻译作品,困难的是学统中断,缺乏解人。若依佛法住世的要求,则当文字解人亦不 足够,训诂之学只是识字,并非识理;要应付时代、转化人生、开启方向,要在理解上开新,先有如实智,后有方便智,才能转为世之法轮,继承先贤教化社会的事业。但要作到此步,便要读书、修养、明理、高瞻,为将来铺路。所以培育人才的工作最重要,这是佛法住 世之本。鲜有本未立而道生的,如果不懂佛教的智慧为何物而奢谈佛教对现代社会的贡献,这便是不如实。法住学会所做的工作,其中之一,正是这种使佛教精神面貌得以重建的工作。我们要使用现代语言,现代的研究方法来整理经典,抉择出佛教的不同宗派的不同义理,并赋予现代意义,进一步是应用,把资源提供给现代人、现代社会,并参予现代文化的重建工作。

2.  理想的体会与承担

为甚麽法住学会有这种自觉与承担?这实在是来自佛教本身的理想的。

佛教是一个最重视生命理想的宗教,特别是中国佛教,对人生的价值,赋与了极高的肯定。但是,一切践道者必明白,建立理想难,实践理想更难;空言理想很容易,批评理想亦很容易,落实理想最难。因为理想若只停留在观念层次,那只是一个概念系统,比较容易 自圆其说;一旦付之实践,便会有许多其他现实的因素进来。人会不会因为实践过程中的困难而改变初衷呢?新因素出现,是否会阻碍原来理想的实践呢?在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或者,我们亦正须通过实践来验证真理;但既须验证,这是否表示,一切理想,都只是一个观念上的提法,或只是一个理论的假设而已?如果真的如此,那麽理想之为物,如何还有推动人心的真实力量呢?而人亦会因一时的失败,便放弃理想,说它是虚假的信仰,或情执的语言而已;尤有进者,我们如何评价历代的求道者,道德与宗教界中的勇士,乃至以生 命成道的伟大人物呢?这样,不但是佛教,一切宗教都会丧失其对生命成长的真实意义。

霍韬晦教授告诉我们:大乘精神,不舍众生,要做菩萨事业,就要入世,而不是躲於精舍与山林。但入世做事,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考验我们的智慧,而更大的,是考验我们对佛教理想有几深的觉悟和体会;而这就不是知识的进路,简单的信仰进路,可以到达。这完全是另一种学问,也是佛学的精粹,霍韬晦教授称之为「生命成长的学问」。有如实之观,方有如实之行。这不只在学术研究上,亦要如时代之实,如人类需要之实,要作到此步,便要有远大的眼光,通盘考虑,参透人生的睿智。否则,将为现实的假象所蔽。霍韬晦教授认为,这其中的关键,归根究底,在於人对佛教的理想体会的深度,对於实践者而言,并无绝对的、或形式的标准。若非实践者,我们亦无权轻诋,而只可赞叹--本於一种人生特有的高贵情操的赞叹。不幸实践者对佛教的理想体会不深,在中途撤退,那是无可奈何。因为这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共业,人自己不勇往,如何可苛责他人?只有对理想体会得更深的人,才可以批评那些比他浅尝的人,然后同情之、包容之、和扶持之。如果我们真的进步,对佛教理想体会更深,我们应会同情别人欲进而不能进的痛苦,同时亦会同情他的痛苦、同情他的迷失,而更发大悲,再求方便,来解他迷执。从事业的角度观之,这才是真正的艰难所在,法住学会同人,就是要从崎岖的道路上通过,法住的事业就是从艰难中开展,因为我们深切明白:理想的体会是随实践而加深的,没有不起步的人可以拥有理想,没有一个宗教可以丧失其理想而继续生存。

3.  生命佛学

顺是,霍韬晦教授进一步积极提倡「生命佛学」,以与「知识佛学」、「形式佛学」、「迷信佛学」相对,突显佛教的真正精神所在。佛教是东方大教,代表著东方文化的优良传统,长久以来,是东方人类生活的明灯;在中国文化圈内,亦与儒、道同为中国人的精神支柱,对人的生命成长,提供了真实的支持。但随著时代转变,佛教原本所关心的问题,或所提供解决的方案,今天可能已经变得并非那麽重要。多元文化冲击摩荡的结果,人的视野扩大,价值观念也复杂起来。回应现代文化的挑战问题,霍韬晦教授认为,不能再只是依赖佛教的文物、语言、知识、仪轨,这些都是佛教表层的东西,而必须深入佛教理想的深层,从根本上发现佛教与生命的真实关系,在这个基础上重建「生命佛学」,使弘法之事,不停於表层,而能对应生命,使生命能健康成长,这方是立本之道;亦只有如此,一切表层的佛教活动,才有真正坚实的基础,不会变质。

生命虽初为一生物体,有生物体之原始欲望,和有生物之本能,但人之可贵,在有一可觉悟的心,有能力突破其局限,不受生物规律支配。这与其说是人有思维能力,不如说是人有一向上之动力,人有创造的自由。此自由不在创造器皿,创造工具上见,而在开发其自己,释放其自己之生命力,改善其自己的素质,扩阔其生命之空间,提升其智慧境界,成就其精神自由,自决其存在意义,在自知、自觉、自动、自行上见。只有如此,佛教理想,才不会虚悬,也才体会到真实的「佛性」。但能开发出来,由潜而显,由隐而彰,由暗而光,必须通过成长的锻炼,然后可能。提倡「生命佛学」,便是要承担这一重责。佛教必须回归生命,方能安顿生命。

【 三、无数方便,接引众生 】

1.  「喜耀生命」教育

法住学会推动佛教思想要现代化,进一步深入佛教理想,提倡生命佛学。从成长的锻炼观之,要锻炼人成长,便要有针对性,便要对机(学人根机)、要对时(恰当时机)、亦要对理(如理如法)。众生浊重,现代人特多假象,一方面是由於传统文化崩溃,但新的目的价值,却不能建立,结果人只有黑暗中摸索,各自虚无。现代人虽拥有大量知识,自然科学、心理学、法律、行政、管理、经济、政治、社会学、人类学,……无一不是专业,亦无一不是一个封闭空间,结果互不相通。专业的界线愈严,彼此的疏远感愈大,知识的分化,进一步导致生命的破裂,已是人人共见的事实。更严重的是:在商业意识主导下,「专家」或专业人士,不过是售卖知识,自身亦沦为工具。如此下去,生命必死,因为生命在无尽的向外逐求中已迷失自己。

法住学会开办「喜耀生命」课程,至今已逾十载,从一个意义上说,正是要面对这一生命危机,运用多种互动、启发式、行动式的教学,将中国佛教禅宗的禅修、棒喝、开示、默照的教化哲学,及丰硕的佛教思想的精神资粮,经过大消化之后,用现代方式重新演绎,从有相到无相,从无相再展新相。「喜耀生命」课程,在重组学人的生命的过程中,启动生命的力量,使生命再得其奋发,领悟到自己的责任,无惧於社会的压力,继而突破各种习气(烦恼)的封锁,重建人的自爱、自觉、自尊、自重、自励、自行,一方面挽救生命,一方面为佛教培养真正的人才。课程开办以来,极得各界人士的拥戴,接受锻炼者已达三千人,无数坚锐之士,在连续的深造中,领悟不断,更将「喜耀文化」应用於社会,事上磨炼,真正脱胎换骨。从思想史的角度看,这无疑是佛教思想发展史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突破。

2.  文化教育与后大学课程

现代人生活在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在社会功利风气之下,人类的一切活动已经商品化,连政治、艺术、宗教,体育都不能幸免。在当今知识经济社会,技术不断突破,市场追求创意,生产者只好努力追随。由於现实社会的确是个充满竞争的社会,当知识成为主导力量,人只有努力学习,将自己变成工具,别无选择。在这种情形之下,弘法者必须先时代而运思:现代文化究竟要把人类的未来带往何处?大学培养人才,是不是只看职业市场的要求?试想:人如果不成长,或终其一生只在生存线上打滚,则整个社会的文化素质必下降;商业活动成为唯一的活动,人类的精神生活必萎缩;人的生存必然出现危机,那时候再来挽救也是太迟了。人的生命已经被工具化了,或物质化了,亦即由人变成非人了。

针对现代人这些弊病,法住学会十多年来一直推动文化教育工作,并发展成「后大学」课程,「后大学」者,即后於大学的专业教育、知识教育,即针对现代教育只重专业培训的偏失而言。霍韬晦教授主张真正读书,为自己读,为增加修养读,为提升智慧读,为领悟生命读,为成长生命读,而不是为一切外在的东西而读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生命提升到一个高度,而立足坚稳;这才是真正的「增值」,因为人进步了,眼界开阔了,思考准确了,素质提升了,才能更好地运用知识工具,贡献人类社会。所以法住学会所从事的,是一般正规学院所未讲,或少讲的修养教育与文化教育,以补其不足。

至於文化教育的内容,亦不限於佛教思想,亦兼取中国儒家、道家文化传统、乃至西方有益於人心世道的文化资源,一方面是为了照顾不同的人的需要,一方面是如实肯定人类文化的价值,以贯彻佛教本有的开放精神;从宗教的立场上看,我们深信,唯有把人先教养 好,他才有资格作一个高素质的佛教徒。诚然,法住学会这种文化教育工作,在过去佛教传统内,无论是在家与出家,都未曾有过。我认为,这不但是一种事业上的新成果,海内外许多教内与教外的团体都纷纷学习模仿;在理念上,更是一种新创造,一种「佛教人文主义」 的新建立,将来影响,必然深远。

3.  既能成理,亦能成事--法住学会近年发展举隅

「理事圆融」,是中国华严宗的宗教理想,也是法住学会同人践行菩萨道的理想。从事弘法工作,必须心念众生,与众生同在。真正的弘法者,不能徒具形式,如果缺乏精神修养和思想上的滋养,这无疑是将佛教庸俗化和外在化。理论讲大乘,而实践讲小乘,口说菩萨道,要担当众生的痛苦,甚至「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但实践上却相反,往往不问世事,关起门来念佛,只求个人内心的平安。这种「佛学」未免太狭隘了,事实上,这个时代亦已经过去了,亦必须过去。我们要复活佛教,便要在佛教教化众生的力量上作见证,是以法住学会二十多年来,不断发展,努力开创不同层次的弘法工作,以事业为接引,广开普门,至今,法住学会已发展成为一个颇为多样化的文化教育事业体系,机构内包括研究院、文化书院、中医学院、出版社、茶轩、和书屋,使用面积达四万五千馀尺;一年之中开办的常规性课程超过二百多项,不单包括佛学、国学、哲学、中西文化等思想性、文化性课程,更有不少如家庭教育、语言、艺术、瑜珈、太极、武术等人生品养课程。

多年来,法住文化书院研究院不断选拔有志之士,教以生命成长的学问。法住学会更持续举办不少学术会议、文化讲座,讲者都是香港的知名人士与国际上的大师级人物,在社会震撼力较大的有两次「唐君毅思想国际会议」、「太虚法师诞生百周年国际会议」、「佛教文学国际会议」、「安身立命国际会议」、「东方文化与现代企管学术会议」、「中国文化与中国医学国际会议」、「佛教的现代挑战国际会议」等等,成果丰硕。

霍韬晦教授深信,当今现代人生命的病,其实是社会的病,社会的病就是文化的病,要治好人心,就要做好文化教育工作。所以在学术以外,文化教育以外,还要努力参予基础教育的工作,为了落实这一理想,霍韬晦教授另外成立「喜耀教育文化基金」。得到「喜耀教育文化基金」一千多万元的拨款,法住学会在中国广东省罗定市,由当地政府拨地50亩,创建了「喜耀粤西学校」,以传统中国全人教育回馈祖国。通过精心设计,有趣味性与启发性的课程,让孩子感受爱、关怀与希望,进而助其开发性情,培养自动学习的动力及建立健全的人格。每年定期举办香港、新加坡与当地教育界的教育交流研究会,为当地老师与家长开拓了世界视野,现办学已进入第六个年头,学生人数已由开始的28人增至近600人(幼儿园及小学)。今年,随这学校新的教学楼落成,中学亦已顺利成立。另外,霍韬晦教授又在中国广东肇庆建成了一个占地七百亩,广植各种林木,并设有禅堂、宿舍、餐厅、阅览室等设备的现代禅场,名为「抱绿山庄」,定期举办禅修锻炼,使繁忙的现代人有机会回归自然,领悟生命。

法住学会所从事的是一种既具现代性、又有独特性的弘法工作,在香港乃至其他华人地区,以一个佛教团体的身份,全力推动生命成长的学问,从生命佛学到文化教育,恐怕以法住为之始;而以居士的身份作救度事业,在过去因循已久的佛教界内,更非易事。事实上,我们并无前车,在实践过程中也要不断摸索。但毕竟,法住同人,在霍韬晦教授的带领下,的确走出了一条新路来。虽然,此中尚有许多不足之处,须要不断改善:但在一定程度上,法住这个居士佛教事业,的确是一个现代居士佛教新事业的新模式,可以提供予后来者参考。盖法非私有,她本尔自存,法住同人只是努力把她彰显吧了,能够做到何种程度,亦只有尽力为之;我们亦深知,一切事业尽皆方便,所有普门无非接引,有形的东西归根究底都是形相,时代不同,自可有不同形相。最重要是有此真「心」在,心在法方在,佛教说 「万法唯心」,我想亦可作如是解。

谨呈陋见,愿诸位前辈大德指正。诚愿法住於世,佛教重光,众生安稳。

[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