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學佛與事業的平衡

沙巴亞庇佛教居士林佛學交流會講題

cmt*古晉佛教居士林林長:蔡明田居士
二0一三年九月廿日亞庇

前言

第四次大馬佛教居士總會理事會在東馬的亞庇舉行,來自全國各地居士界的代表們的出席,我謹代表居士總會向大家致以萬分的感激與熱烈歡迎。大家的辛勞跋涉千里而來出席會議,唯一的共同目的,是為了佛教文化的發揚,佛法的興盛,居士佛教的推動,使居士的學佛能沐浴在佛陀慈光下,得到佛法的滋潤,使人心自在,朝向解脫,這就是佛陀在人世間說法立教的本懷,也是佛教徒的我們佛學之本願。

佛教信仰的價值

佛法的浩瀚,法海的深廣,處于法海中的我們,唯一的動作,就是更應精進學佛,努力向前走,走向光明的彼岸。華嚴經上說,法海無邊誓願學,眾生無量誓願度,是我們學佛的決心,學佛的目的是為眾生離苦的悲情,為有情眾生的福祗,也是佛陀住世立教本意。法度有緣人,我們只要從佛法中獲得一點點法益,就受用無窮。在家的學佛也是為了,消除生活上的煩惱,工作上的壓力,自在、放下的自然環境下生活,以修行求取解脫而涅槃,就是佛法度眾最終的理想。居士學佛也必須以佛法的學習為依怙,從佛法的教育中了解人生,人生生活之圓滿,就是道德從修行實踐中實現,持戒的清凈,定慧的究竟,人格升華,圓滿人生,所謂人成佛成,就是我們學佛的意願。雖然有人說,不圓滿才是人生,這是形容為人是過去業力所受,因為過去世的缺失  ,所以輪回為人,在六道輪回受苦,所以說人生不圓滿。是故我們應從修行中求取圓滿,清凈業力,消除惡業,這樣才是解脫的圓滿人生,也就是解脫的境界。

佛法上說,信仰佛教到學習佛法,應從心性的定修學起,心定而生慧,就有般若心智,佛性的顯現,就是光明亮麗的凈土。維摩詰經中所謂,心凈國土凈,就是這種境界。一般的信佛人,到寺廟燒香拜佛,持名誦咒,這是對佛菩薩的敬仰,祈求佛菩薩加彼,這是世間法上的隨緣方便之法門 ,真正學佛的人,不但是從宗教上的信仰遵照禮儀敬重,實際上更重要的是信、智的並用,有信必備有智,因為智慧是學佛的根本。佛學也不應只專注教理的研究,研究佛法更重要的是解、行的並重。所以說,佛法的學習應通過修行體會佛經內涵,理解佛法的效應,才是實踐性的學佛精誠所在。

學佛不外乎三學的精進。戒、定、慧,三無漏學是佛法修行重點,從此再開拓至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的實踐,這便是世間法最高道德行為標準,也就是出世間法修行開悟的基礎,是學佛人應走之修行方向。從學佛的過程來看,先從外在的自在,再到內心清凈,進而使心性的凈化,行為更加善美,人性更為圓滿,這便是人生道德的實踐成效,也是三學六度修行的究竟,是對居士學習佛法的啟示。

,的定義是,不當作的不能作,應當作的不能不作。增一阿含經,七佛通戒的偈句,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凈其意,是諸佛教。這是過去世七佛通用的戒律,如果我們確實做到了,便是真正清凈的佛弟子。鳥巢禪師對白居易說,雖然三歲小孩能說,但八十歲老翁卻作不到。這二句偈雖然簡單,但中蘊含嚴格的要求,不是凡夫所能完全做到的事。

華嚴經說,戒為無上菩提本,長養一切諸善根,佛法的教訓中,戒有等次之分,如對在家人說的,通俗之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jin1妄語、不飲酒)。半通俗的八戒,也稱八關齋戒(從五戒加上另三戒即,不涂飾鬘舞歌視聽,不眠坐高床,不非時食),以及入世普渡的菩薩戒。諸戒中事實上是以五戒十善(不殺生、不偷、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不嗔、不痴),為一切戒的基礎,也是我們居士學佛必備的戒條。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佛陀為在家眾對營生職務的指導方式。佛教的持戒精神,重在內心的發意,重善因去惡果,以報業的觀念,修一切善法 ,是為人處世的基礎。所以說,居士學佛修行必須要持戒,持戒的清凈,心態就平穩,為人處事就得體,這便是居士學習佛法的良好狀況。

佛遺教經內的記載;佛陀臨涅盤前,阿難尊者的請示說,世尊住世時僧眾依您為師,您入滅后,弟子們應以何為師呢?。佛陀的回答很簡要,「汝等比丘,於我滅后,當尊重修敬波羅提木叉(戒律),如此則,如黯遇明,貧人得寶,當知此則,是汝大師,若我住世,無异此也。」所以佛教認定修行必要有持戒,以戒為師是對戒的重要性。

,就是禪定,如果說戒是為了善而去惡,定便是心的收攝,心之不亂而住于一境,這種狀態便是所謂禪定。定的作用可以抑制我執,不使我欲的奔放,禪定的修行所得,就是離欲而入無欲的狀態,進而可證得無我的境界。修定的方法很多,歸納起來不外是禪的止觀,止與觀就是對修習心法的調習。所謂就是心的安定和靜止。“ 是依止的要求而思維。如果修止不觀,容易枯槁昏沉,如果只有觀不修止,偏于分別而起散心。止觀均等才會產生禪的活用,才容易進入定的境界。六祖惠能大師教導惠明參禪時說,不思善不思惡,明上座本來面目。就是說離開善惡的思念,就是自性本體的面目。離一切思念心境,就是一片空明朗澈的定境,所以禪宗教人參禪,就是為了,離心、離境、離識。

,是睿智的意思。居士學佛的目的,就是為了要離開痛苦而得到快樂,同時也會得到解脫,這才是真正的了生脫死的目的。如果修戒定而忽略了般若智慧的修持,也是難以解脫。慧的產生,與戒定有關,如佛法上說,戒可生定,然后由定發慧,慧又可回來指導戒和指導定,連環作用精進修行,進而不懈,便能向解脫之道邁進。如果只修戒與定而不修慧,容易墮入盲修瞎練之邪見邪法中,難以究竟。聖嚴法師說,修慧可分為四類,聞慧、思慧、修慧、證慧。例如聽法閱經而得智慧,稱為聞慧。自心對佛法的思維,而后所得的心得,稱為思慧。自己對佛法的學習所得的心得,從事于實際的踐履,從實踐中所得的心得,稱為修慧。親身從修行中體驗到的經驗,從經驗中所得到這個心得的本來面目,便是證慧。

覺之教育

佛者覺也,覺的體現就是修行圓滿的實踐。佛教的教育,是以覺悟人生為最后的究竟,所以佛教的教育被稱為覺的教育。覺的教育是佛陀施教的中心思想,最深睿而圓滿的教育,是圓滿徹悟人生的教育,本著教育眾生修行的圓滿,同登正等正覺成佛之路。印順導師說,佛教是先覺覺后覺的覺的教育,通俗來說就是最圓滿的完人教育。太虛大師說,成佛就是人格的究竟完成。兩大師明確表達了佛教覺人教育的真實義。

xy

释晓云法师。

我的導師釋曉雲老法師當代著名教育家、藝術家、宗教家。她一生從事教育工作,以文化藝術推動佛法,進而發揚佛教,為利樂有情眾生,誓願一生辦學興教,不建寺廟不當主持,致力研究覺之教育,以覺之教育醒悟人生,在覺的教育下發動菩提心的升起,顯現般若心智的覺性,在近代教育史上得到非常重視和作用。一九九0年台灣華梵大學的創辦,是中國佛教第一間社會大學的創立,就是她老人家為佛教的發展,對佛法的施教的努力,而盡形壽的偉大貢獻。她老人家一生極力提倡覺之教育,使之實踐在近代的教學上,並通過華梵大學的辦學理想,實現覺之教育,真實地把覺之教育,貫徹在社會大學的教學理念上,以覺之教育來體現佛法精神的教導,所以華梵被稱為覺之教育的堡壘。

誠如釋曉雲教授說,佛教是人類心靈教育法,故佛學稱治心之學,覺性教育是超知識和重視心行實踐,之心理教育、行為教育,乃至終身教育。老法師從四五十年以來,在國際間奔波,為出國舉行畫藝展,藉文化藝術的交流,考察西方教育,參加國際佛學學術會議,之后開始在台灣舉辦國際佛教教育研討會,這是中國佛教國際學術交流的先驅者。今天我們在這里舉行佛教的學術會議,也是這種精神的感招,她老人家推動佛教文化的精神,和佛法宣揚的義舉,可作為我們學習的楷模。

佛法無邊不外乎三寶,三寶為學習佛法之皈依處。佛、法、僧,三寶是學佛所信受,信仰佛教應以三寶為依歸,出家和在家學佛人,應以佛陀為仰止,以佛法為學習,以僧團為依怙,是佛教徒信佛學佛之正統。我們雖已歸信三寶,但應以佛法為中心,因為佛法是佛教之本,是智慧之源,佛法的學習必須靠自己精進努力。阿含經上說,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的訓導,就是說,修行必須要以自己的努力,所謂自修自得。無論在家出家學佛人,必須以三寶為學為依,才是真正佛法的學習處,才是真正修行所依。祖師的遺訓和祖語的啟示,是我們為學習佛法的參考,學習佛法必須依據佛說之經律論而學,避免墮入邪知邪見和邪法的錯誤的修行中。南傳佛教以三法印為印證正法或魔法。所謂三法印即,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居士學佛也應該和出家人一樣,以經律論的修習來提升自己的般若智慧,以戒定慧三無漏學的修行,來圓滿自己的道業,以六度的修行達致出世入世法的圓滿。六度以佈施為首,供養是居士學佛的美德,也是修行的初步,是修人天福報的功德,所以居士學佛不可停留在布施供養的層次上,應以三法印為印證佛法的真偽,以三學六度之修行為基礎,邁向佛法理悟,才是去煩惱趣向菩提的證果。

自我教育的佛教思想

自我教育,即是自己教育自己,或者是說,自己訓練自己,和改造自己。佛陀以宗教家的立場施教以修行,通過修行凈化心識,提升人性達致人成佛成的境界。佛陀也是教育家,他的教育思想,我們可從佛經內窺視一切,阿含經最注重自我教育的教育方式,他教導弟子,法依止,自依止,莫異依止。即所謂要修行學佛只有,依靠真理(佛法),依靠自己的努力(自修),不可依靠他人(他力)。

阿含經內的記載,佛陀教導弟子以,自調,自凈,自度的自我修行的方法。居士也應以佛法的修習,來使自己智慧增盛,心智的升華,達到理jing1悟真理的狀態,就是自我渡化的教育原理。

自調即是自己調馴自己的心態,使之思想凈化。如維摩詰經上說,從無住本,立一切法,也是金剛經上說之,調伏其心,或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之法。 

自凈是自己靠自己的修持,使內心心識凈化。阿含經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凈其意,是諸佛教。所以說,諸佛之教導,無非是自凈其意,要做到自凈其意,必須要從自心做起,行為的善意表現,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雖然這是不容易做到的事,但必須要有做的決心。唐朝大文學家,白居易問法以鳥巢禪師,如何是佛法要義?。禪師以上述之四句偈回答之,白居易則說,三歲孩子都懂之話有何奇特,禪師大聲回應,三歲孩子都懂,七十老翁做不到。我們學佛應有善良之心,佛語說,不因小善而不為,不因小惡而為之。

自度是佛法的殊勝,也是佛教不同其他宗教之處。學佛就是要以佛法為依,以佛法的修行,提升自己的心性,使般若智慧顯現,而救度自己。所以佛陀在阿含經上說,我不能渡汝,汝須自渡。中國禪宗五祖傳法金剛經給慧能,經文說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慧能便開悟了。五祖為使佛法南下,要親自渡河送慧能。慧能說迷時師渡,悟時自渡。慧能后來成就大法,被尊稱為禪宗六祖。學佛人必須要以自力修持,自己不努力學佛是無法對佛法的理解,是難以自渡的。想以技巧方便,想以他力之救,是難以自性解脫的。業力之輪回只有自己以修行的精進,棄除業障才是消災之法。故事說到,乾隆皇帝游江南時,參禮西湖靈隱寺,見觀世音菩薩手持念珠,問知客僧,你手持念珠,心念觀世音菩薩,那觀世音菩薩手也持念珠,但她又在念誰呢?知客回答,觀世音菩薩亦念觀世音菩薩。乾隆又再追問,如何自己又念自己呢?,知客說,求人不如求己。乾隆皇帝微笑表示滿意。

居士學佛應要有自我教育的精神,以自力學習佛法,求以智慧,以禪修求以心定,以念佛求以心凈。無論修禪,念佛都是為了定三昧,就是所謂,自凈其意,是三世諸佛的教導,如是的修行才是真學佛。如果只有拜拜求保佑,布施和供養以求回報,僅是求以人天福報,無法解脫,非真學佛之善舉,因為人天福報的境界,還是處于世間輪回現象,無法脫離生死境界。從佛法上說,學佛終極的目的僅是為了解脫,為了了生脫死,究竟涅槃的無上菩提,是出家在家學佛的本意和願望。

阿含經內的記載,二十億是一名富家子弟,他毅然出家依佛陀修行,他非常精進,以求早日成就阿羅漢道,一天他發願以行般若繞樹行而不懈,因為過度疲勞而病倒,還無法成就,心灰意冷之餘,想還俗以財施為修行取向。佛陀知道后,開示他說,二十億呀!您懂得彈琴嗎?回答說,懂,佛陀又說,琴弦太鬆琴聲好不好聽,回答,不好聽,又問,如果太緊呢!回答說,會斷弦,又問,如果適當調弦呢?回答說,那聲音好聽了。佛陀開示以佛法說,修行也是如此,應該修行的時候就修行,休息的時候就應該休息,食飯的時候便吃飯,睡覺的時候就睡覺,這樣的修行才是如法。之后二十億照佛陀的教導修行而開悟。這例子正是我們在家學佛修行的典範。

華嚴經經內所提示之,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事跡,參訪諸善知識,以聞思修的修行方法,得到無限法益,是值得我們學習之處。五十三參中,善財童子得到文殊菩薩指點,前后造訪了五大菩薩,十一位婆羅門,五位比丘,一位比丘尼,餘者三十一均是在家居士,如長者、優婆塞、優婆夷,還有外道。從諸善知識的訪談中,給善財童子諸多啟示,受益非淺。例如五明學之學習中之,內明(論理學)、因明(宗教學)、聲明(語文音樂學)、醫明(醫藥學)、工巧明(工藝學),都是利益眾生之世間法,是人間佛教為人世間之人生,生活環境的改善,生活素質之提高,思想境界的升華,是居士以佛法的精神處世,從事道德良知事業的重點要求。

居士的時代使命

居士學佛源自佛陀時期,佛陀說法有教無類,不但對出家在家弟子的說法,也向人天乃至聖眾菩薩宣說微妙之法,渡化眾生是說法的目的。居士學佛應以佛陀的行為舉止唯首是瞻,以佛學為入,以佛法為學,以戒律為修,堅持以恆,以正知正見的學佛知見,提升自我才是學佛的究竟。

jing2金剛經上說,佛陀與常隨弟子,于城中乞食后,回到住處,飯食訖,洗足已,敷座而坐,而宣講佛法。(這便是世尊和僧眾日常生活的寫照。)時須菩提從眾中起座,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這是弟子向佛陀行禮的方式)而啟問如何展現出心境中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心,佛陀啟示,無上正等正覺之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心的降伏,應以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無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的空相之心取境。萬法因緣生,因為緣起性空,因緣和合,而有諸相,諸相是諸緣的聚合,因為和合的東西,就會有散滅,所以說,因緣生法,自性本空,就是諸相非相的意義。因而心之不應取相,就不會執著,也就不起煩惱,心境就自在。如經中所說,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這便是從心識上修行的重點,居士也應有如是學佛的精神。

一般而言,居士之學佛皆以為,唯佈施和供養就是修行,更甚者以為持素也就是修行,乃至以為,燒香拜拜就是佛教徒,不知皈依后對佛法的聞思修的重視,甚至背誦讀念一生人的經本,而不知經文的內涵,這是多麼可惜的事情,所謂深入寶藏空手而歸。佛陀在金剛經上告訴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密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這便是佛陀以比喻方式告訴我們,修行以佛法的重要。財施僅僅是為福德回報,僅是人天福報。中國佛教常說一段故事,時梁武帝會見菩提達摩禪師,問以佛法,朕供僧建廟,(布施供養)有沒有功德,禪師回答說沒有。梁武帝不解佛法,不知福德與功德的分別。所以鼓勵居士們,佈施供養雖然重要,但只是修行的助緣,真正的修行是應有聞思修之外,更應行深經藏,對佛法的理悟,以心為修,以戒為持,是學佛人應有的態度。無論是出家人,在家人,也應有如是學佛的智慧。

我的佛學導師,釋曉雲老法師說,『觀想佛陀即身教育與覺之教育,旨在示現上山修禪,下山教化,顯揚佛陀教化 ,不祗為自己求安樂,而重要的是為眾生得離苦。』她所謂之眾生的離苦之意思,就是眾生的了生脫死,佛陀說法的究竟目的,四十五年間都是為世間人之安樂而說。人生的安樂境界,就是煩惱解除,生活的自在。居士學佛也應,上山修禪得智慧,下山教化渡眾生,以居士身深入社會教育世人,以慈悲喜捨的布施精神,救渡苦難中之人,以佛教的教導,佛法的滋潤,得以使身心安樂,在出世間法上,得以煩惱消除,得到究竟往生淨土的希望。

有情眾生的根本煩惱即是我見,要了生死證涅槃 ,就須空去我見。佛法上說,凡人和聖眾的差別,就是在於執我和無我。凡夫因為有執我所以輪迴不休。聖者因為無我,離我執,所以解脫。

學佛要有正念的心態,持以正信之心,啟發正心的信仰,為佛教的傳承,佛法的流長,盡形壽。以正念、正信、正心,學習佛法,是初入佛學的善緣,善信之眾有如是智慧佛學,以佛法為基礎的學佛,才是真學佛。佛教主張,應以智慧得正見,而不是以盲信生信仰。離開盲信免墮入迷信,以智慧對治迷信,信仰更生正心,是學佛的緣起。學佛並且避免過度個人崇拜,以免為修行自設障礙,居士學佛應有如是理信信仰。

居士佛教的企業觀

居士即所謂,在家之學佛人。在家人均來之以工農商文化教育界的社會人,所以是社會生產者,自歸依佛教后,是佛教的支持者,是佛法宣傳者,是布施者,即所謂,負有護法和供養者之任務。居士學佛從佛陀時期已開始,佛陀的四眾弟子,即所謂出家二眾和在家二眾。在家二眾即所謂優婆塞(在家男眾),優婆夷(在家女眾)。出家二眾,就是教內常說的比丘,比丘尼。統稱為四眾弟子,也稱為佛教徒。佛陀授予佛法讓四眾弟子學習,佛法的內容分為經律論。經律論的集成,是佛陀說法的精華。四十五年說法的目的,就是為了眾生之離苦得樂。從佛法上說,離苦就是為了離開輪回之苦,得樂就是往生凈土為修行之樂。

居士學佛和出家僧眾略有不同,從戒律制定內涵就可理解。出家即所謂離開俗世之家,回歸如來之家,所以說,出家人以寺院為家。出家目的就是為專業修行,以比丘、比丘尼戒為戒律,以經典為學習,以如來之本願為志願,達致以佛法修行而開悟,而普度眾生,共為解脫。佛陀教導在家人學佛以,五戒、八戒、十善法、八正道,為修行達致開悟的方法。無論在家和出家人,修行的目的是為了開悟,追求的目標是為了成佛。

出家修行無法從事工農商業之生產,因為這是出家戒的根本。為了生存,唯靠在家眾之護持,以布施供養安定出家眾之生計,得以安心學佛求道z2為解脫。成道解脫的目的,是為了解除眾生的離苦。釋迦太子為了學道而離開世俗的榮華富貴帝王之家,進入苦修受身心之痛,但還是無法開悟,后經過四十九天的禪修凈心而啟發內在的般若智慧而開悟,世人稱為佛陀。成佛后在世間說法,普度眾生,成立教團,這便是佛教住世的開始。

居士學佛都來自於工農商社會,為了生活有農耕工業生產,有企業經營,生產及經營利潤所得為生活所求,為心靈開拓而學佛修行。佛陀對在家人的教導,以營利收入,分為三份,一份為生活所需,一份為儲蓄,一份為布施。佛陀禁止出家眾從事農耕生產業務經營,所以立有二百五十比丘戒,和三百四十八比丘尼戒,目的是為使修行者更為精進,所以囑咐在家居士們,以布施供養護持修行者,得以方便學佛,而佛陀也立了在家戒,引導在家眾歸入教團,以正業,正命之行業為生,在行業中除了修行外,亦護持正法,布施供養,使教團持續發展,使佛法遍流民間。出家在家眾之分工合作的精神,使佛法的盛行就是佛教淵遠流長之緣。

后記

中國佛教,把佛教徒分為出家眾在家眾,在家人學佛而出家稱為僧,中國人普遍稱出家人為和尚,女眾為尼師,但中國古書上稱出家人為上和,據說上和是 Sangha 的音譯,后來才稱為和尚。和尚這名稱,如何而來已難以解釋。

出家人的專業就是修行,通過修行開悟為普度眾生,這是出家眾功德回向。居士學佛以修行為副業,因為在家人以企業經營農耕為業,亦以職業為謀生,佛教訓導以道德行為的規範,以正業、正命的良心經營,謀生的正當化,對信仰及社會責任的擔當,這便是居士學佛修行的特殊性。

日本淨土真宗的世俗倫理教義,認為以生意模式服務社會,以沿街挨戶兜售物品,以交易方便人民,做為修行取向,他們認為兜售,不是為交易利益作為,而是對阿彌陀佛的慈悲精神的敬禮。這種修行方式的理論,是日本佛教淨土真宗的特色。

居士學佛均來自于社會各階層之各行各業,佛陀之善導,使他們以道德行為妥善規劃業務,以良知,正當的職務的從事,對宗教信仰的精誠與對社會公益負起佛教徒應盡的責任,所以制定了不同于出家的戒律,來指導在家眾在日常生活中學佛。如八正道為在家人所設之方便法門,以方便在家人,在業務職務之餘亦可從事修行之善舉。道德企業經營,敬職敬業的精神也是屬于修行方式之一,持以正見,正思維,正法,正業,正命的教戒,就是介于企業與修行精神所在,如此才算是過著真正在家佛學佛的教徒的生活方式。

Comments are closed.